小说\短文\吐槽等个人发布的小地方

小秘密

孟小姐

有道是,浮生若梦君己忘。


民国七月十五,孟府在这天祭祀早逝的孟夫人,而孟少爷刚沐浴更衣,年少气盛的小少爷今夜却老想在外头见他的“好妹妹们”。


孟老爷知道他儿子贪玩,一直说:“今夜不能出去,要是出了个好歹,你爹我就完了。”可小少爷明显不愿意。但孟老爷态度强硬,他干脆应允,到晚上偷摸跑出去就行。


到了十一点,孟少爷换下祭祀的白衣,穿了一身大红衣从一个洞里溜了出去。他拍了几下身上的灰尘,见没了灰尘就得意洋洋的走过孟府大门口。


忽然一阵狂风大作,吹得沙石作响……孟少爷心里有些发慌,他倒不是怕鬼,而是怕下雷雨,淋湿了衣裳可就不好办了。


他回头一看,见一身穿红嫁衣的女子,戴着...

恶魔的地下室

南方的冬天是室内室外一个温度,而且还是湿冷天气。


在这个极其不知名的小城镇里总是发生着怪事。


当然,也不一定是坏事……


我正从家里赶回郊区,搭上了公交车。


到郊区的公交车目前只有两趟。前几年公交车只有日班车,夜班都是出租车。


后来出租车涨价了,公交车就开始增加了夜班车。


那时到郊区的公交车只有日班车,几年后增加了郊区夜班车。


我望着车窗看风景,冬至过后入夜早了一小时,夜幕降临得比夏天还快。


这个时间点在夏天还能看下夕阳余辉,到冬天就只能看星星了。


月亮只露出了半张脸见人……


虽然家里离郊区远,但总比走路赶回要好。


郊...

光棍节贺文:半个犯人

本来这一天应该和我无缘,可凡事总有个万一在前面挡着……


“你和陈先生俩大老爷们过吧,这几天加班又开始变冷了,我把准备好的海鲜放在冰箱了。”


“那你去忙吧。”


“唉……双十一这便宜东西真是难买啊。”


“是啊。”


挂了电话后,楼顶天台刮了一下冷风,冻得我赶紧穿上绿色厚外套来挡风。


“我说……你穿这么少行吗?”


他平静地站在上面,一言不发的看着天空。


“怎么了?要下雨?!”


“不是下雨的时候……”


“…………”


“那咱先下楼吃点海鲜。”


“你还记得那半个犯人吗?”


“哎呀……都不怎么记得人名了。”


“那个女生是和...

万圣贺文·新鲜带血的肉

“啊!我不管!你必须要请我吃牛排,难得今天休息。”


“我走不开啊,你和小简慢吃啊。”


“……小气鬼。”


二话不说就挂了电话。


看来只能叫火锅外卖了。


“喂,是XX火锅吗?我要一人份的。地址是A市郊区303号别墅……”


“好的,稍后会送到您家里。”


“那谢谢了。”


“不客气。”


我坐在沙发看电视剧,只看到女主角被男方老妈甩一脸钱,一副势力眼的样子骂道。


“小婊子装得蛮像的啊,骗我儿子那么多钱还说是自己的工资!你不要脸的功力倒是厉害的很。”


“我没有……”


“别装了,我儿欠你什么了,你这么纠缠他。”


我内心只想说,那...

中秋贺文【郊区凶宅】

皎洁的圆月在中秋这个节日显得优雅又美好。


我和女友在他家先吃了月饼,又吃了几个蟹……


“我们这么做伊言不会不高兴吧?”


她一脸担忧的样子,去了地下室。


我怕伊言会对芳芳动手,无奈的跟随她一块下去……


还好地下室有灯光,不然就算死在这里也没人知晓。


“你们怎么下来了?不去赏月到我这阴暗的地下室来做什么?”


“我是怕你无聊才下来让你和我们一起去赏月的。”


我先抢了芳芳的话,陈伊言饶有兴趣的看着我。正好这个地下室里有个大落地窗,我过去拉开了窗帘。


“哇!月亮好美啊……”


芳芳看着落地窗外的月亮赞叹道。


我刚发现陈伊言这家伙在吃...

最近没啥灵感 会对一些文返工修改重写

不可窥视的深渊

虽然恶魔与人类有着密切关系,可是,恕我只能提醒你。


永远不要和它们扯上任何关系,你只能避开它们。


就像摸了大米的手,把手擦得再干净也会残留下米的气味。


就像现在这样,默默注视着夜空上的星星。


..……


太高了……


我才明白自己怕高。


什么时候地下比我想像中的要宽广得多。


满天繁星的景象让我恍惚了一下……


“你还真是有点让我吃惊呢,看来是因为那次从大厦上掉下来的心理阴影还存在于你的内心。”


干净利落的短发,和梦境里一样的发型。


我在怀疑我是不是还在梦境里。


但眼前的恶魔用他的灰眼眸紧盯着我……


仿佛在告诉我,只...

感冒了...

加上最近肝舰娘,文又一次暂更= =


小吐槽

不是上升本人。只是觉得那些被描写的绝代风华妖娆魅惑阴险狠辣比女人还美的男性角色还是不要真人化的好,因为一般人完全演不出来啊


回溯之镜(其二)

006


“许愿池啊许愿池,我希望……”


“姐……”


格杰喊了下敏珊,一进到她的卧室就被她的举动吓坏了;


“别别……别这样啊姐,交不出稿也不用这样激发灵感啊!这可是自残行为啊!!”


“啊!?自残?你在说什么啊……”


她一脸疑惑地看着格杰,敏珊正准备拿剪刀自己剪一下。


不过那把剪刀太过锋利,曾经把格杰的手划了个小伤口。


他的担心倒是显得多佘了……


“你为什么不去理发店?又不贵。”


“去理发店还要花钱,还不如在家自己剪一下就搞定了。”


“………………”


真是对敏珊无言以对了……


“那我去上班了。”


“恩,注意安全...

© 小秘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