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短文\吐槽等个人发布的小地方

小秘密

dreamlang(六)

十二月初,阿峰在酒店遇到认识的学妹,因为俩人志趣相同而在一起交往了。

今天是休息日,正好她想去阿峰家里坐坐。

可现在在家里的阿峰,一直保持着坐立不安的状态……

「看上去心情不错嘛。」

看见阿峰现在的样子,他顺势按压着阿峰的肩膀,借用手的力量将脸凑了上去。

对方突如其来的耳语把阿峰吓得不敢动弹,感受到脸红发热,耳根子那一边估计都泛红了。

「怎么?谈过恋爱的人居然还一副纯情少年的样子。好奇你是如何搞定你那前几任女朋友,难不成是她们先倒追的?」

他言语间的调戏令阿峰浑身不舒服,完全就是拿自己寻开心。

「行了,你是没谈过恋爱才嫉妒人,别说恋爱了,连初恋和初吻都没给过别人吧!」

阿峰好不容易拿出了个无法反驳的问题,但是…...

脑电波显示器

感恩节这一天,他陪女朋友买东西,晚上又去吃了浪漫的烛光晚餐。

「我去结账了啊。」

「要不我去吧。」

「不了。作为男人,还是我去吧。」

「你确定你能付?」

她的话一下子让气氛冷了下来。

等会儿,好像声音不对!阿峰仔细一看才明白过来……

「我不会又做梦了吧!?」

经过万圣节之后,他总有一种不知是在梦境以及现实之间徘徊着。

这回场景变化好大,刚才还在西餐厅里就餐,就莫名其妙地来到这个鬼地方。

「上次好歹能自由活动,这次直接在床上。这里像是实验室的样子,不会是要活体……」

他整个人都在发抖,紧紧揪着床单不安地看着冰冷的机械工具。

周围的气氛像是手术室,医用品全部都在这个地方整齐排列。

「亏我花钱吃西餐,意大利面都没吃几口。」

「...

“抓鬼”游戏

万圣节好没意思(对我而言)
灵感来源于nct的Simon says预告,一部分有对应点。 ​​​

某天阿峰回到家里,被亲戚们劝酒而喝醉倒在自己的房间里。

就是如此平静的夜晚,“鬼”出来作祟了……

坐在紫色沙发椅上的阿峰缓慢地睁开了双眼皮,一片漆黑中闪烁着微弱的烛光。

「这里是?」

他疑惑地盯着燃烧的蜡烛台,慢慢站了起来,手贴着冰冷的墙壁在寻找着方向感。

「醒了啊!」

陈伊言不合时宜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他手上拿着的蜡烛灯让阿峰有些慌张。

「你怎么回事呀!还让不让人活了?!」

阿峰没忍住就直说了。他倒是没什么反应,只是后退了几步,将唯一亮着的烛光给吹灭了。

「你干嘛呢!本来就…...

死神的夜班(小短篇)

「你都七老八十了,惦记着以前有啥意思嘛!」

「我真是服了这种人,一把老骨头……折腾人倒是挺会的。」

「什么本事一样没有,要嫉妒也得有点资本金好吧。」

「她再年轻也没有用,早晚也会年老色衰的。真以为自己是童颜不老?跟妖精一样漂亮不照样要靠陈副总提拔。」

夜里,加班的同事赶着做资料,资料室的人员比平时还要忙碌。

「小礼!C组要重要文件,先给他们送去。」

「AB组呢?人还等着……」

「田经理的人可要好好伺候着,万一哪天咱们能去其他部门,也不能忘了田经理的恩情。」

「哦。」

时礼无奈地拿出文件袋给同事小徐。他知道这人虽说势力眼又气量小,本质上也就是个普通人。

「小礼啊,社会上太过善良会出事的。我知道别人看不惯我,你可不能...

dreamland(五)

十一月底,同学聚会就要来了。
好不容易把原先租的房子退了,加上也适应了在郊区的生活。
至少对自家雇主还是有些敬畏感……
当然,也少不了担忧。
「几年没参加同学聚会了,今年就想去一次,如果实在是没什么的话就不去了。路程也不是很远,嗯……一个小时就到市里了。」
「那行,到时候在那边见!」
阿峰整理好衣物,打扮的像是个上班族。
「这么穿应该没问题吧……」
虽然靠兼职打工应该没问题,但也只是短期内的事,长远来看还是得找到稳定的工作。
「静雯肯定会去的,还是不找她了。」
阿峰匆匆下楼,正好见他在泡茶。
「你去哪里?」
「哦……同学聚会,几年没去了,想见见同学们都混得怎么样了。请假去几天可以吗?」
「恩,行啊,这边也没什么事。出远...

梦中梦

参加完朋友婚礼的阿峰有些神智不清,可能是被别人劝喝了点白酒,感觉到整个人的视线有点偏了。
明明只喝了三杯就开始头昏脑涨,也不怪老妈不让自己沾酒。
「嗯……终于回到房间了。」
阿峰意识有点迷迷糊糊,只靠着要回去的意志力才勉强撑到现在。
本来就有点浅眠的陈伊言,听到阿峰开门的声音,直接放弃睡觉这件事情了。
「快十二点才回来啊……估计喝了不少吧。」
「什么啊,我只喝了三杯。」
「对不胜酒力的人来说,三杯能夺人命。」
「没你想得那么多了。」
阿峰也懒得反驳什么,直接倒头睡在枕头上。
「所以说少去那种地方,被人逼着喝酒心情会好吗?」
他看着阿峰因为酒精而泛红的脸,无奈的摇了摇头。

「妈妈……不要。」
「你这是干嘛?想让你那个...

等你来

几天前,接到了她的电话。
她还是像以前一样,可也变了不少。
和她约好了,如果两人单身就凑合过日子。
但是……
她突然失去了音信,联系了她身边的人都无法联系上本人。
一瞬间,我最坏的念头出现了。
我后悔莫及,自责自己为什么要提那件事。
受到愧疚感的我,冲着咖啡店的墙壁上想以此谢罪。
“兄弟!别冲动!”
一个穿着蓝色竖条衬衫的男子立马上前拦住我,我此时非常气愤,用力地抓住他怒吼道。
“你懂什么?”
“无论如何,也别用这么极端的方法啊……”
我听了他的话,总有种不爽又不得不接受的感觉。
“你要是信我,就乖乖呆在这里。”
“你知道多少?”
“我可不能说,你就当作是实验就行了。”
“喂!”
我想继续问下去,被电话声阻挡住了。
「您好,我们

Press Your Number

标题名来自泰民的专辑,除此以外没有任何联系。

七夕这一天,所有人的电话都打不通。

「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
徐敏珊耐着性子打电话,换来的还是这几句电话提示音。
「好你个阿远!成心不开机是吗!有本事一辈子也别开机。」
用力把手机甩到床上,她坐在电脑桌前看着没灵感的稿子。
「姐,我出门见小雅了,不用等我回来了。」
「哦,格杰你玩的高兴点啊。」
「姐……你也是。」
格杰一脸担忧,出门之后还是有点心不在焉。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
静雯喝了三杯咖啡,结果还是一样。
「静雯……你没事吧?」
阿峰一边收拾好桌子一边小心翼翼地询问着她。
见她面无表情的样子,真让阿峰有点担心。
「没事,他可能...

dreamland(四)

被水淹没的恶魔睁开那湛蓝色的双眼,整个人飘浮于水中。
「阿峰这个梦……是预示死神要来了?」
如果是死神那还好说,若是那一位现身的话,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他向周围望了下,全是水与空气的声音,并没有什么情况。
「是错觉吗?当初也和他有过接触……是水的原因吗?」
他向前游了一会儿,看到了让他惊讶的一幕……
「那个人的身影——」
黑色的影子正在急速下坠,那人的身材有些像自己曾认识的人。
蓝色的大海正在缓慢变为白色,他好不容易看到那人的样子,对方像是受惊的鸟儿一般睁开了一只眼睛。
如紫罗兰美丽而又闪耀的眼眸,令恶魔大惊失色。
「你……」
画面到此刻切换了,阴暗的地下室让他有了一些安全感。
「打破禁锢迎来了重生……当初就不该好奇...

dreamland(三)

「静雯啊,前几天阿峰妈妈又念叨着你了……」
「行了,阿峰妈那情况多半改不了了!一直当我是准儿媳看待……他国庆节后就和那个任性妄为的大小姐分了。」
「分了?还以为能坚持到年底的。跟阿峰妈没少叨叨她,有钱能怎么地?!那是人家有钱,肯定不会给外人一分钱的。」
「是啊,拿出来做慈善还被人酸。搁我,早就去做个spa了。」
李静雯一边削着雪梨皮一边和老妈聊家常,似乎又想起什么……
「对了,陈叔叔还没出院吗?」
「听说要回家静养,想想他也是活该遭报应!放弃文秀去找个大小姐过日子,现在那个姓杨的还去查文秀孩子的下落……」
「不是说文秀阿姨死后, 陈叔叔把孩子带回家认祖归宗了啊!怎么还要查找下落?」
「这你得去找那个原配问个清...

© 小秘密 | Powered by LOFTER